快捷搜索:

魔鬼风暴来袭,苏贞昌火力全开是为哪桩?

台“行政院长”苏贞昌近来火力全开,不仅痛批喷鼻港特区政府,还辱骂喷鼻港牧师管浩鸣是“牵猴仔”,更暗射马英九为“妖怪现形”,俨然成为蔡英文竞选总部的头号打手。苏贞昌为什么会如斯轻诺寡言?当然值得探究。

陈同佳案成长至今,夷易近进党当局立场一变再变。案发之初,士林地检署三度向喷鼻港特区政府提出执法合作要求,盼望陈同佳来台受审;但在陈同佳出狱前几天,台“移夷易近署”将他与管浩鸣“注记管束”,使他们无法入台;台“法务部”则声称,喷鼻港警方应掌握陈同佳在港预谋犯案的证据,是以喷鼻港也可以有统领权,同时还抨击喷鼻港政府推辞责任,克意放弃执法统领权是“别具用心”;台湾陆委会更斥责港府规避应有的执法统领权,急于将嫌犯出手,显然并非以法治、彰显公义为斟酌,而是政治操作。

这些部门的谈话偏颇,扭曲事实,姑且不论,他们至少还都与陈同佳案有关。真正令人发指的是,苏贞昌竟然亲身上阵。他在受访时公开指出,早在几个月前,马英九的“密友状师”已经到喷鼻港为港府“反送中”解套、擘画,他的状师为凶手辩白,马英九再来扮演哽咽、同情被害眷属;政协牧师居间跑腿“牵猴仔”;国夷易近党再来吆喝、唱和,“现在照妖镜一照,妖怪和妖怪中的妖怪逐一现形”。

苏贞昌疑神疑鬼的谈话,不仅掉去应有的格局,更消耗基础的法治精神。由于他所指马英九的“状师密友”,以前一年根本没有去过喷鼻港,何来为港府“反送中”解套?苏贞昌显然是栽赃抹黑;其次,状师帮嫌犯辩白,是状师的本份,假如帮杀人犯辩白的状师便是妖怪,那台湾早便是妖怪各处;再说,陈同佳在喷鼻港监牢受洗为基督徒,管浩鸣劝导他认罪悔改,劝他志愿投案,夷易近进党当局却要将管浩鸣“境管”,苏贞昌还骂他是“牵猴仔”,这不光是没有口德,也没有教化。至于“牵拖”马英九,更是离谱,马英九谈到逝世者,悲从中来,语带哽咽,适足证实他有同情心,难道他应该语带欢欣吗?那样还有人道吗?

话说回来,苏贞昌这样蛮干,显然并非一时感动,而是有所打算。从今朝形势来看,只管“蔡赖配”甚嚣尘上,但彷佛未成定局,蔡英文的过错人选也仍有悬念。在可能的人选中,现任的陈建仁先前已经明确表态,自己的阶段性义务完成,盼望明年告一段落,言下之意自然便是注解不再当帮手,未来除非呈现党内摆不平的状况,否则蔡英文应该不会再邀他过错参选。至于苏嘉全,蓝本呼声也很高,但他的妻子洪恒珠下定决心参选屏东第一选区的“立委”,将与夷易近进党提名的锺佳滨正面对决,而他的侄子苏震清又以退党要胁不分区提名,不仅造成夷易近进党中央的困扰,对夷易近进党的整体形象也有很大年夜危害,显然已经出局。

换言之,假如赖清德不肯屈就,苏贞昌很可能便是蔡英文帮手的第一人选。在大年夜势不决之前,苏贞昌当然要只管即便立下军功,为自己累积筹码。事实上光近来三个月,他就开出了几千亿(新台币)的政策支票,包括取消印花税、高铁南延屏东, 这些蓝本都是应该颠末专业评论争论,深入评估利弊得掉,再凝聚社会共识才形成的政策,如今为了谄谀选夷易近,竟然仓匆匆抉择,无怪“立委”品评“政策买票”。

再者,蔡英文着末假如选择别人,又蝉联成功,苏贞昌的“院长”职位,理论上该当不致顿时替换。不过,苏贞昌前度刘郎以来,大年夜力主导人事,赓续将公营奇迹董事长、总经理分配给派系知己,非但外界侧目,夷易近进党内也有微词,以致有人指他是“地下引导人”。一旦蔡英文胜选,没有任何压力,会不会坐视功高震主的苏贞昌继承飞扬专横?生怕苏贞昌本身也没有信心,以是他要借选战加倍巩固自己的“弗成取代性”,让蔡英文不敢随意马虎动他。

显而易见,苏贞昌的打算主要便是延续自己的政治生命。纵不能更上层楼,至少也要保住位子,蓝本应该是坐镇中军的元帅,干脆就扮演冲锋陷阵的先锋,但他能否如愿,完全要看2020选举的结果,苏贞昌即使机关算尽,着末可能照样一场空。 (作者汪诞平,台湾资深媒体人)

滥觞:大年夜华收集报(www.cntimes.info)

责任编辑:左秋子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